奖金争议 静坐49天 元晶工会推挤逼出副总对话

奖金争议 静坐49天 元晶工会推挤逼出副总对话奖金争议 静坐49天 元晶工会推挤逼出副总对话

元晶工会与许多声援劳团今天到公司台北总部门口抗议,在推挤进办公大楼大厅后,公司挀人出面对话。(摄影:王子豪)

今年(2019)6月10日,因「生产奖金」争议,发动静坐已达49天的元晶企业工会,今天(7/29)与声援团体到新北市元晶总公司,要求会见公司高层。在推挤进办公大楼前厅后,元晶派出江姓副总出面,江姓副总承诺会在近期尽速与工会协商,至于会务假与旷职的争议,江姓副总表示公司会再研议,并从宽依《工会法》会务假原则作认定。

元晶为太阳能电池与模组大厂,其企业工会于2016年8月成立,至今3年多,近期公司以产业竞争激烈为由,迟不愿与工会实质协商,更在去年(2018)底大裁员同时,连带资遣半数工会干部,近日更以不同意会务假的方式,将进行工会活动的干部记为旷职。

元晶工会成员常以「V客怪」面具作为其形象,工会副理事长廖浚弘说,筹组工会的动机一开始是起于公司管理制度的不合理,例如身穿防尘衣的作业员却只有5分钟的如厕、喝水时间,希望有所改善。廖浚弘说工会刚成立时,公司就放话要把「带头的处理掉」,而在工会发现公司劳保有高薪低报的情况后,公司对工会的打压更趋明显。

奖金争议 静坐49天 元晶工会推挤逼出副总对话

元晶工会经常以「V怪客」面具作为形象。唯一没戴面具的,是去年底已被资遣的副理事长廖浚弘。(摄影:王子豪)

去年(2018)年底,元晶大幅资遣200多名员工,但全公司资遣率约2成,工会干部被资遣的人数比例却高达5成,工会认为公司有意趁机打压工会,而向劳动部提出不当劳动行为裁决,但败诉。廖浚弘说,元晶员工数约1千人,工会初成立时约有60人,全盛时期曾有过150人,但在大裁员后又回到60人左右。

而工会干部的部分,原本应该要有12人,但在半数干部被资遣后,很多人都不敢当干部,人来来去去,目前也补不到满额。廖浚弘说,在公司的打压下,3年多来已经有20名干部离开。

今年3月,公司片面修改「生产奖金」的评核方式,许多人领到的奖金就由原本的数千元锐减到数百元。廖浚弘说,奖金是薪资只有2、3万的基层员工很重要的收入来源,而且生产奖金属于薪资的一部分,公司要变更劳动条件,依法需先与工会协商,但即使到了劳资争议调解会上,调解委员建议公司提出客观的标準让工会检视,但公司仍以管理权为由不愿说明奖金的计算方式使得调解破裂。

在无法与公司协商的情况下,工会于6月10日开始「静坐」的行动,公司又以行为「不定期、不限地点」为由,将静坐的干部记以旷职,廖浚弘说,静坐是经过工会通过的活动,而且是在处理会务的前后时段进行,而且静坐的地点公司都知道,将工会干部记旷职是打压工会的行为,也让干部面临解僱的威胁之下。

面对公司严峻的打压,协商、调解、裁决都没用,就连静坐行动都面临被解僱的威胁,元晶工会走得艰辛,但今天包括新北市、桃园市、宜兰县、苗栗县产业总工会、空服员职业工、劳动党…等许多工会与劳团也前来声援。在办公大楼前等了半个多小时,直到劳团与警方推挤进了大楼前厅后,元晶才终于派了江姓副总下楼对话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